EN [退出]
五十度黑未删减在线>中国新闻

_残疾小伙助残日自带马桶乘火车 渴求“方便”权

2017-11-20 19:12

昨日,残疾人王金雷坐着轮椅体验乘坐火车的艰难

□东方今报记者 张英/文 刘栋杰/图

出门在外,人有三急,你“方便”时方便吗?21岁小伙王金雷的答案是否定的,他是残疾人。

昨天,是全国第21个助残日,今年的主题是“改善残疾人民生,保障残疾人权益”。王金雷觉得,为争取残疾人权益,自己应该做点啥。

于是,一场呼吁保障残疾人“方便权”的“行为艺术”启幕:自带马桶乘坐火车,全程拍摄记录自己乘车“方便”之难。

助残日的行为艺术

昨天,王金雷买了郑州到开封的往返车票,开往开封的列车车次是K632,返回郑州的是1181。王金雷认为,这个距离绿城最近的城市线路,完全可以展现残疾人上下车、进站、如厕之难。

在郑州火车站,他进站选择了西出站口,他坦言,实在无法面对南北出站口摩肩接踵的人流,夹在人潮中间,他会被“逼仄”得无法呼吸。

即便如此,这个行为艺术,他也不敢真的“自食其力”,而是找了3名志愿者,一个帮他推车(听力残疾,配戴有助听器),一个帮他摄像,一个帮他拿“马桶”。“马桶”并非真的,而是用塑料泡沫制作成的,它是这场行为艺术的唯一“道具”。王金雷本打算扛一个真马桶来,可一是成本太高,二是谁也没勇气把真马桶抬上火车,太重了。“道具”马桶上写的有字,正面写着:“请为残疾人提供方便”;背面是一副对联,上联为:上车难、下车难、如厕更难;下联为:你方便、我方便、大家方便;横批为:铁道部好。

提前20分钟进站仍“匆忙”

K632次列车13时01分开车。王金雷提前20分钟进站。

在郑州火车站西出站口,王金雷在志愿者帮助下,顺利通过安检,而且志愿者帮他签了一张《特殊重点旅客服务交接簿》(以下简称《服务交接簿》)。

有了这张单子,等于拿到绿色通道通行证。不过,王金雷很快碰到第一道难题——下楼梯。

新建的西出站口设有残疾人无障碍通道,王金雷申请开启残疾人升降平台时,热心的工作人员提醒:“那个速度慢,如果赶车,还不如让同伴帮着乘普通电梯。”

轮椅的轮子勉强放进窄窄的电梯台阶,但背对电梯台阶,后面一片空旷,“这个感觉太没有安全感了。”王金雷说。

麻烦还在后面,进站台时,王金雷得知,无障碍电梯坏了,只能人力抬下去。

3名志愿者也不够,车站工作人员和记者也搭了把手,王金雷才顺利“降落”到站台。

车下车上遭遇“门太窄”

终于上了火车。火车上的考验很快降临。

上了车门,还有车厢门,而车厢门打开的宽度,轮椅推不进去。

东方今报记者掏出尺子量了量,轮椅宽度为66厘米,而车厢门宽度为65厘米。

这下可把推车的志愿者急了一头汗,要是就这么卡到那儿,后面所有的乘客就都甭想上车了。

还是王金雷有经验,他双臂在轮椅两侧扶手上一撑,身体抬高后侧坐在一边的扶手上,然后将轮椅稍微折叠,过去了。

“这体操动作可不是每个残疾人都会啊,我可是专门练过举重的运动员。”王金雷的话里有调侃,有无奈。

问题接踵而来,车厢过道的宽度更窄,只有58厘米,王金雷只得故“技”重演,这次轮椅折叠得更加“瘦身”。

到了座位上,轮椅的安置又成了问题,放过道,挡住了路;放行李架上,太大放不下;放椅子中间空地,坐下来腿往哪儿搁?

一名志愿者急中生智,把轮椅折叠,放到了车座底下。

之后,王金雷尝试去上厕所,好容易“挨”到厕所门,门只有47厘米宽,只得作罢,掏出“道具”马桶,开演这次行为艺术的重头戏。

设施、配套“有欠缺”

王金雷很明智,幸好在去开封的火车上完成了行为艺术的主体内容。因为,在回程的火车上,他根本没机会“挨”到厕所旁边。

因为K632次列车是省内线路,车上人较少;而1181次列车,是从深圳西到兰州的,车上挤得几乎没有下脚地。

幸好,那张《服务交接簿》真正起到了绿色通行证作用,一路上列车工作人员照顾有加,服务周到,王金雷比较满意;可是,对于残疾人无障碍设施的建设及应用情况,王金雷持保留意见。

进站到候车厅的无障碍升降台太慢,而且没开,乘坐普通电梯,如果没人帮助根本无安全可言;从候车厅到站台的电梯坏了,真的坏了,还是长期不用节省成本就没开?

出站台时,郑州火车站西出站口,找不到无障碍通道,工作人员指示,还得众人抬着下台阶。

事实上,如果无障碍设施建设到位,应用到位,王金雷也没必要费心劳力做这个行为艺术了。

关怀 从“方便”开始

在火车上上厕所不方便的情况,比比皆是,赶上春运和长假,不要说是残疾人,就是正常人,也不容易挤到厕所处。

人有三急,这是生理问题,但往大处讲是个社会问题,搞不好就成了心理问题。如果连排泄都无法方便,何谈人文关怀?何谈体面生活?何谈个人尊严?

残疾人有三难,车上、路上、厕上。郑州小伙王金雷在火车上,全程用身体丈量这个社会给残疾人到底留有多大的空间。沿途他遭遇了各种尴尬和不便。

要让一个人觉得有尊严,不是让他在全国助残日的时候露露脸,而是让他每天的衣食住行、吃喝拉撒都顺畅起来。让他在一饮一食间,都能感觉到自己的价值和体面。

“方便”问题的确是个拿不到台面上的问题,但是如果这个问题都没办法好好解决,更不用妄谈其他,不用妄谈人的权利与发展。

在不健全的保障体系和极度欠账的公共设施建设面前,其实每个人都是残疾人。你不方便,他不方便,大家都不方便。

好在这几年,相关部门提出了残疾人专用通道的理念,所以在这几年由政府投资新建起来的公共卫生间里,设备都很完善,达到了相关标准,既设置了残疾人专用通道,也有专用坐便器。但在车站、菜市场、购物市场等场所内的公共卫生间里,仍没有相关设施设备。

说到底,这个社会给残疾人到底留有多大的空间,其实这才是文明和进步的表现。

当前文章:http://06736.szielang.cn/article/20171116/x3w1.html

发布时间:2017-11-20 19:12

食指戒指图片  周易测名打分测试打分  成都厂房网  西长安壹号  青城山下白素贞下一句  星际争霸游戏下载  驱动大师手机版  创维空调  minecraft下载免费  按生辰八字取名  

相关新闻
微信
QQ空间 微博 0 0
回到首页 回到顶部

© 2017 _残疾小伙助残日自带马桶乘火车 渴求“方便”权 All rights reserved-网站地图站点地图

迅雷手机视频播放器_何须浅碧轻红色